「动物行为学之父」劳伦兹不把动物拟人化,关心牠们但保持距离

发布时间:2020-06-11

「动物行为学之父」劳伦兹不把动物拟人化,关心牠们但保持距离

上生物课时,大家可能都听过「印痕行为」(Imprinting),最知名的案例就是「小鸭一孵出来时会把第一眼看到的移动物当成妈妈,并会本能地跟着牠走」。这个现象之所以知名,其实全拜本书作者劳伦兹所赐。他在一九四九年所着的《所罗门王的指环:与虫鱼鸟兽亲密对话》(Er redete mit dem Vieh, den Vögeln und den Fischen)以及在一九八八年才问世的《雁鹅与劳伦兹》(Hier bin ich—wo bist du?),鉅细靡遗地描述了印痕行为的迷人之处,也让他的着作与知识在我们的教育中占有一个小小的角落。

许多人对劳伦兹的印象,可能源自《所罗门王的指环》中所描绘多采多姿且诱人的动物行为世界。还记得这本书的中文版在一九九三年出版时,我反反覆覆看了大概十次,里面所提到的生物虽然多数不产于台湾,但在他的生花妙笔(再加上翻译的功劳)下,让我自此深深着迷于动物行为学。

同样在一九九三年,劳伦兹在一九五○年所着的《和动物说话的男人》(So kam der Mensch auf den Hund)中文版也首度问世。不过在那个年代,如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等社群平台在台湾并不普及或尚未出现,因此一九九三年的版本除了「爱猫爱狗人」收藏之外,并没有引起更多有关动物行为、动物福祉,甚至是人与犬猫关係的讨论。

在进入本书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劳伦兹的背景。他是出生于奥地利的动物学家、鸟类学家、动物心理学家,而且也建立了现代动物行为学的基础。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他的研究一直被称为「动物心理学」,即后来的本能理论(Instinct Theory)。一九三六年,他遇见了尼古拉斯.廷贝亨(Nikolaas Tinbergen),并一起研究野雁、家鹅及其杂交个体的行为。劳伦兹也经常引伸这类的实验结果,并诠释人类社会中的现象,好比说他认为:「集体饲养的动物在饮食与求偶行为上渐趋同步,但个体间原本多样化的社交行为却会渐渐消失,而类似的过程可能会出现在人类文明中。」

廷贝亨在一九六三年时称劳伦兹为「动物行为学之父」,而劳伦兹对于动物行为学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认为我们可经由动物的形态结构与解剖构造来推测动物行为的模式。一九七三年,他因在个体与社会行为学方面的贡献,与卡尔.冯.弗里希(Karl von Frisch)、尼古拉斯.廷贝亨共享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然而众所皆知的是,劳伦兹在一九三八年时加入纳粹,并接受了纳粹政权下的大学主席职务。那幺他是否因此而感到懊悔?根据诺贝尔奖网页所刊登的劳伦兹生平事蹟,他的确在日后感到相当懊悔,因为他对动物繁殖、驯化的实验与热中,被视为「优生学」与「种族清洗」的支持者。

我为什幺需要在介绍这本书前提到这些背景?此作问世于一九五○年,在那个年代有很多的论述尚未成熟或并非主流,因此我们在读这本书时难免会遇上「疑似欧洲本位主义」与「白人至上主义」的迷雾与疑虑;此外,我们在阅读时亦需了解历史与个人背景,以免把书中所有情境直接套用到二十一世纪,并因此产生错误的认知或批判。而在遗传学与神经行为学不发达、分子生物学与表徵遗传学尚未出现的年代,劳伦兹当年对猫狗行为的诠释与解读也将与现代知识有些差异。

本书除了前言之外总共分为二十一章。在前言中,我很喜欢劳伦兹揭露自己对不同动物的情感差异所呈现的「伪善」,这样的坦然是罕见的。许多人认为自己非常爱动物,但其实那样的爱奠基于忽视动物的多样性、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以及我们对动物行为及其与人类关係的过度臆测。不过在论及「猫与狗在人类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时,我们应该要留意的是,这全然是北半球观点,因为在非西方文化的演进中,狗与猫并不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动物受人类长期驯化,并且发展出紧密的关係。

在接下来的二十一章中,劳伦兹试图从狗如何从野生的灰狼进入人类社会,又是因为何种特质被驯化成依存于人类社会的动物。在从狼变成狗之后,劳伦兹关注的就是人类如何观察与理解狗,好比说每一种狗的性格是如何地不同,还有所谓的「训练」是否应透过制约来完成。但是谈到狗与狗之间的交互关係时,劳伦兹认为由于「每一种狗含有狼血统的差异」,造就了狗在性格上的差异。这点可能并没有被现今科学所支持。动物的性格具有非常大的个体变化,除了来自亲代的遗传贡献之外,还可能受到胚胎发育时期的表徵遗传因素,以及日后因环境或与其他动物的交互关係所形塑。

从第六章开始,劳伦兹以动物行为学者的角度剖析人与狗的关係。他认为人类的确会因为过度喜爱狗而给予过多的情感投射,以至于把人类社会的道德与情感规範拿来诠释人狗关係。他认为这样是不健康的,而且建议所有爱狗者尝试以演化学的角度、生物学的角度,来好好认识狗这种动物。

好,说了半天都在谈狗,本书的主题就是狗,但是劳伦兹是否关注猫呢?当然。他在书中花了四个章节谈猫。谈猫的什幺?谈猫的行为,为什幺被驯化了一万年但在行为上并未如狗一般被大幅度地改变,还有猫与人的有趣攻防之中所衍生的各种趣味议题。

在最后两章,劳伦兹花了一些篇幅来谈论人类究竟能否使用自己的情感认知来解读动物的行为,好比说猫狗有没有同情心?如果有,我们又怎幺知道?有没有同情心能够经由实验验证吗?我们认为狗很忠诚,但是牠所依附的究竟是人?还是人所给予的资源?最后当这些动物死亡了,我们又将如何面对曾与生活紧密结合的生命的逝去?

劳伦兹在书中不谈大道理,而是花费较多的文字细细描述他对动物的观察,以其他所认知的现象。没有基于个人情感的依附所产生的判断偏差,也没有因而让他热烈地拥抱与独锺一种动物。

我相信这样的书写方式与内容,或许不是那幺贴近许多猫狗宠物饲主的知识背景,甚至与许多宣称自己能与宠物沟通,或是能调教动物的神人的教战守则有所违背。然而身为一位生物学者,我相信劳伦兹这种对动物保持关注、仔细观察与思考,但仍保持距离,不把动物拟人化,也不高抬人类对动物意义的态度,或许才是人与动物关係迈向健康发展的基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