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母女苦等不见归家‧打包晚餐塌桥压死父亲

发布时间:2020-06-05

3母女苦等不见归家‧打包晚餐塌桥压死父亲(槟城7日讯)週四晚上遭衔接第二槟桥高架公路桥身坍塌,当场压中的金龙鱼国产车司机,经过消拯人员耗费约25小时的努力后,于週五晚上8时50分被移出,他被发现时,伏坐在司机座位上。法医拿督布宾达星指出,死者是因为背部受压,导致胸部不能呼吸而窒息死。这起事件也造成3人受伤。据了解,相信坍塌桥面的重量超过300吨,以致拯救单位于週四午夜调来大型的起重机进行的吊桥行动,连续失败两次。由于吊车无用武之地,拯救单位经过讨论和研究后,最终改以人手使用工具挖掘,希望以最快速度救出废墟下的受困者。死者家人週五晚到槟城医院认领尸体,确认死者为45岁的前警员达祖丁。他的11岁大女儿努艾玛说,父亲提早退休后在槟州港口任职,出事当天,父亲告诉家人早上有事要去法庭一趟,中午才去上班。“爸爸在晚上回家之前,打电话回家问我们晚餐要吃甚幺,说他会到希捷工厂对面的小贩中心打包晚餐。”死者与家人住在峇东,遗下遗孀莎莉花及两名女儿,即努艾玛及7岁的达祖尼。莎莉花说,丈夫是在6时45分拨电回家,她等到晚上8时都不见丈夫回家,拨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便开车出去寻找。打包晚餐一去不返死者家人週五晚到槟城医院认尸,确认死者为45岁的前警员达祖丁。死者的11岁大女儿努艾玛说,父亲提早退休后在槟州港口任职,出事当天,父亲告诉家人早上有事要去法庭一趟,中午才去上班。“爸爸在晚上回家之前,打电话回家问我们晚餐要吃甚幺,说他会到希捷工厂对面的小贩中心打包晚餐。”她说,一家人等了许久都不见父亲回来,便向警方投报。死者与家人住在峇东,遗下遗孀莎莉花及两名女儿,即努艾玛及7岁的达祖尼。不排除还有受害者当她来到塌桥附近时,看到异常的塞车情况,便觉得不对劲,但未多想。翌日阅报时,发现报导中的车子和丈夫的车辆相似,加上警方发布的两截车牌号码,焦虑惊慌下便到警局投报。週五早上,消拯员找到车子的部份车牌号码“PF”及“347”,便通过媒体发布消息。下午三时许,一名男子向警方投报,指弟弟彻夜未归,驾驶的汽车车牌为PFK3470,怀疑受困者就是他的弟弟。槟州副总警长拿督阿都拉欣指出,从公众提供的情报中,警方不排除废墟下可能还有受害者,因此,拯救工作仍会继续,直到把现场清理完毕。兄见弟尸痛哭昏倒当死者遗体被移出时,现场一名身穿社区警卫衣服的男子一眼便认出,死者正是他的弟弟达祖丁,而紧紧抱着一名消拯员失声痛哭,最后更当场昏倒。週五早上,消拯员找到车子的部份车牌号码“PF”及“347”,便通过媒体发布消息。下午三时许,一名男子向警方投报,指弟弟彻夜未归,驾驶的汽车车牌为PFK3470,怀疑受困者就是他的弟弟。出动300人搜寻受困者这起罕见的工业意外,引起全国关注。在週四晚上7时15分发生后,当局共出动300人拯救队伍全面投入搜寻受困者行动,至截稿时,当局还在现场展开清理及搜寻工作,以防万一。週五中午12时40分,9名特别救援队(STORM)和9名民防部队,深入废墟搜索救人,救援工具为电锯、电筒。3名来自吉打的特别救援队也在下午1时45分,加入救援工作。下午2时,在挖土机开始取出至少3块石块,不过相信烧焊器和电锯不足,救援进展开始缓慢。目前只有少数工友进行烧焊切割钢筋工作,以便钻石机可以继续钻碎桥身,好让挖土机取出石块。然而压在上面的石礅却有280吨重,以致无法吊起桥身,救援队最后改从细缝破坏进入,然后切割车顶,才找到受困者的遗体。槟州消拯局副主任绍基说,该局出动4架各可承担200吨的液压起重机,尝试抬起估计500吨的钢骨水泥,移出尸体。不过,却因为现场泥土过于鬆软而无法使用,消拯局只好用回普通的起重机尝试吊起坍塌桥身。询及为何拯救行动进度缓慢时,他说,这项拯救工作不是论人力资源,而是寻找最适合的器材和工具。之前以为出动可以吊起300吨重量的大型吊车就可解决问题,但后来发现不能成功。询及废墟下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时,他说暂无法确定。钢骨构造扭曲阻救援这起坍塌意外造成1死3伤的悲剧,3名伤者是36岁来自印尼的建筑工友沙玛,缅甸籍建筑工友丁毛依云(39岁)及在槟城一家私人医院当护士的印裔女子杜莎蒂妮(24岁,手部受伤)。槟州副总警长拿督阿都拉欣说,搜救人员发现死者坐在司机座上,面部朝下,车上没有其他乘客。他指出,目前只发现一具尸体,相信没有其他人在这宗事件中死亡。询及为何超过12小时,拯救队伍还无法救出受困者时,槟城副总警长阿都拉欣说,由于高架公路的钢骨水泥坍塌下来,原本的构造已经扭曲,导致拯救工作进度受到影响。“我希望你们不要批抨拯救人员,你们要知道,这并非容易的工作,大家也看到,拯救人员已落力投入拯救工作,并且小心翼翼将障碍物移开,避免再一次坍塌。”他说,现场使用的吊机和器材,无法将坍塌下来的钢骨水泥锯开,因此将会调动更先进的器材,儘快到现场投入拯救工作。消拯人员在週五凌晨取出4件尸袋放在灾场时,一度引起猜测,以为有4人罹难,连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也大为紧张,追询后才知尸袋只是备用,虚惊一场。塌桥重300吨难吊走相信坍塌桥面的重量超过300吨,以致在週四午夜调来大型的起重机进行的吊桥行动,连续失败两次。週四晚上11时许,拯救单位召来一辆承重量达300吨大型吊车,在準备启用时却出现故障毛病,迟至週五凌晨3时才能正式救援。不过,大型吊车在第一次尝试吊起坍塌桥面,不幸失败告吹,在吊钩强力拉扯下,坍塌桥面丝毫无动。週五凌晨4时,大型吊车再做第二次尝试,把吊钩连结在坍塌的铁架护栏,但只是扯断铁架护栏,坍塌桥面仍然稳如泰山。由于吊车无用武之地,拯救单位经过讨论和研究后,最终改以人手使用工具挖掘,希望以最快速度救出废墟下的受困者。在施工中的高架路桥身坍塌后,引来上千民众聚集围观,有者在工地沙堆上大排长龙观看拯救行动。其中,约百名民众在现场守候至週五凌晨4时30分,在吊桥行动宣告失败后,人群才逐渐离散。在晚上11时抵达拯救中心的槟首长林冠英,因拯救工作进展缓慢于凌晨4时20分离开。槟政府配合中央拯救槟州基本设施及交通委员会主席林峰成指出,州政府将全力与中央政府配合,提供有关当局在救援行动中所需要的援助。他说,由于权限问题,州政府在救援行动中,只能扮演辅助角色。他强调,除了刻不容缓的现场拯救行动,当务之急,是要提高民众对于第二槟桥的信心,因此中央政府一定要委任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桥身坍塌的肇因,同时必须鉴定第二槟桥的安全性。【大事件:槟第二大桥坍塌意外】‧2013.06.0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