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专栏] 中国站GP大赛的兴与衰

发布时间:2020-06-09

全球经济衰退让就算是增长速率最快的中国都受到影响,高昂的申办费用加上惨澹的票房让中国站GP大赛连续5年巨幅亏损。日前英国媒体披露由于中国站的首席赞助商:中国石化集团(Sinopec)明年可能不愿意继续签约赞助,2010年之后中国站很有可能在F1赛程上消失!再一次证明了商界名言:「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钱的生意没人做」。

[F1专栏] 中国站GP大赛的兴与衰英国媒体披露由于中国站的首席赞助商:中国石化集团(Sinopec)明年可能不愿意继续签约赞助。
「中国」第一次和F1发生关联,最早要起源于1998年2月。当时F1老大Benrie Ecclestone受到南华早报访问时表示珠海赛道很可能排入99年的F1赛程内,98年赛季结束后、前世界冠军得主Jacques Villeneuve也特地飞抵珠海赛道试车。造成珠海赛道挤身F1俱乐部的计画最后功亏一篑的原因包括无法符合FIA最高等级的安全规格以及马来西亚投资人的关係交恶等。珠海赛道的遗憾使得中国申办F1比赛的雄心也跟着陷入低潮,隔年(1999年)马来西亚成为亚洲第二个举办F1分站比赛的国家!进入了21世纪后,俄罗斯似乎有望比中国更早成为F1俱乐部的一员,却因赛道兴建计画屡屡受阻而逐渐丧失优势。

[F1专栏] 中国站GP大赛的兴与衰上海赛道巨幅投资收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F1顺利在中国登陆其实有天时、地利与人和的条件。F1系列赛在20世纪末的光辉灿烂后进入漫长黑暗期,而F1老大Bernie Ecclestone迫切需要一个「可以想像的题材」,远东兴起的新兴力量是Ecclestone心中再完美不过的解答。进入WTO之后、中国的经济发展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上海不但是中国之窗、也是上海通用与上海大众合资车厂的所在地,上海赛道的地点:嘉定区更被规划为中国的汽车城与亚洲的底特律。2002年10月Bernie Ecclestone宣布上海市获得2004到2010年的F1分站比赛举办权,中国赛车运动从此进入崭新的一页。

面对F1赛事的首次登陆,2004年中国消费者投入了极大的热情,比赛前一週上海市内的F1情绪炒热到最高点:整个新天地的广告看板由BAR车队最大赞助商英美烟草完全包下。连餐厅内也提供「Schumacher大汉堡」、「暖胎圈汤」、「上海站沙拉」等菜色。中山公园玫瑰坊内、一家以F1为主题的餐厅刚刚开业,不但服务生都穿着各式车队的队服、电视也不断播放着经典F1镜头,来店的人潮肯定是络绎不绝。上海市各大高级饭店在比赛期间一房难求,大多数5星级饭店的价码已经涨到400元美金一晚,是淡季价格的400%以上。

[F1专栏] 中国站GP大赛的兴与衰一度F1车队对中国市场趋之若鹜。
然而中国极为特殊的票务体制却成为F1票房的最大杀手,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2004年开赛前一週是F1入场券飙涨到最高点的一刻,「我知道现在F1门票还有,但就是买不到」一位售票代理商受访时说,主看台和草地票的黑市价格已大涨一倍以上,甚至更离谱:钻石区3700元人民币的门票在易趣网(中国境内的电子交易平台)上开价一万元人民币叫卖。没想到比赛当週突然行情大跌,週二是各车队、赞助商陆续到达上海的日子,许多赞助商此时都已经把他们提前从票务公司预订的门票交到了客户或者员工手中,一些拿到公关票、却又不去的人就送给亲戚朋友或者直接流入市场,票价一下子大跌。场外的黄牛可以用原票价五分之一的价格把票卖给你:曾经炙手可热、3300元人民币一张的「白金看台」门票最后一天在赛道门口以700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黄牛票价从最高的4300元一路跌到开赛前的500元、6000元的顶级座位区在比赛开始前半小时的成交价是500元人民币。

中国站多数的门票由票务公司及企业用户收购,黄牛们并没有替主办单位带来损失,但如果无法有效控制门票价格的稳定、将造成未来高价门票出售给企业以外客户或是个人客户的强烈阻力。5年前我的预言在2008年实现:今年是上海赛道举办的第5次中国站GP大赛,但票房成绩依旧难言理想。主办单位除了被迫关闭一些观众区域,还利用宣传2010年上海市博会的理由将一些座位改装、以便让观众席没有那幺空旷。与过去几年的大力促销不同,今年主办单位对中国站GP大赛相当低调,或许可说是放弃了努力。

[F1专栏] 中国站GP大赛的兴与衰「是否举办夜间赛事」此案Bernie和中国主办单位意见相左。
高昂的申办费用加上惨澹的票房,中国站主办单位的巨幅亏损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我们有系统的分析上海赛道从2004至2010年收益状况,可以发现这6年内上海国际赛车有限公司(上海赛道的经营组织)将面对超过10亿美金的资金缺口,要在2010年以前回收所有投资于兴建赛道的费用(超过6亿美金)是高难度的挑战。不过上海赛道有上海市政府充当最坚强的靠山,整个嘉定区国际汽车城佔地68平方公里,整体投资将超过3000亿人民币(约350亿美金)。然而随着上海市委书记的换班,上海国际赛车有限公司的管理层也一换再换,不变的却是令人失望的票房成绩。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于首席赞助商的撤出:中国石化集团(Sinopec)明年可能不愿意继续签约赞助,这个决定也十分合理。过去12个月国际油价不断攀升,但中国限制成品油加价令炼油业叫苦不迭。而大部分油源都来自国外,这意味着其必须从处于高位的国际市场买油,却又以更低的价格在国内销售,由此承受着巨大的油价亏损压力,预计今年中石化集团亏损可能超过200亿美元,在大幅亏损之下缩减行销预算可谓合情合理。

掌管上海体育事务的官员接受境外媒体访问时透露目前他们正在评估状况,预定到明年将有最后决定。另一方面Bernie Ecclestone正施压希望将上海站改成夜间赛事(可提升该站比赛在欧洲的收视率)。但除了更多的设备与电力开支,上海主办单位认为与市中心相距1个多小时车程的上海赛道并不适合夜间赛事(上海以外的观众前来欣赏比赛的意愿可能更为降低),此议题未来也可能成为中国站续办与否的重要关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